中文版 | ENGLISH

新聞中心

GROUP NEWS

中鋼協解謎鐵礦石為何暴漲暴跌:定價機制存在問題

發表時間: 2019-09-29 │ 點擊數: 

今年鐵礦石價格像過山車一樣起落。

中國鋼鐵工業協會(下稱中鋼協)認為,造成價格劇烈震蕩的原因之一為定價機制。

9月26日,中鋼協黨委書記、常務副會長何文波在第十九屆中國鋼鐵原材料國際研討會議上稱,鐵礦石長協、現貨交易均以指數作為定價依據,但其編制方法存在受期貨市場影響大、樣本數量小、不能客觀準確全面反映供需情況等問題。

這造成份額占比大得多的長協價格,反而由份額小的現貨市場價格來決定。目前,現貨交易占比約20%-30%;長協交易占比為70%-80%。

何文波認為,鐵礦石指數采集的樣本,主要來自貿易商和中小鋼鐵企業,大型鋼鐵企業基本上是長協用戶,較少通過現貨采購,因此,其交易價格不能在指數中得到有效反映。

今年年初,62%鐵品位的普氏鐵礦石現貨價格指數從72.4美元/噸一路飆升至7月3日的126.4美元/噸,漲幅達74.58%;隨后又大跌至8月29日的81.5美元/噸,跌幅達35.52%。

何文波建議,應研究如何解決當前鐵礦石定價機制的缺陷問題,尋求更合理的定價方式。

鐵礦石市場在今年意外頻發。年初起,淡水河谷發生潰壩、澳洲颶風等一系列事件,影響了礦山供應。

何文波表示,這導致鐵礦石供應比去年有所減少,但中國鐵礦石需求強勁,這一定程度上造成鐵礦石市場供需緊張。

據國家統計局數據,今年前8個月,中國粗鋼產量6.65億噸,同比增速高達9.1%,對煉鋼所需的原材料進口鐵礦石的需求強勁。

何文波表示,鐵礦石價格有些波動固然正常,但部分現貨和期貨市場參與者利用這些事件進行市場投機操作,助推了鐵礦石價格劇烈波動,嚴重影響了上下游的利益。

他認為,此次價格劇烈震蕩,也反映了鐵礦石市場的根本性問題——供需能力和需求的匹配問題。

鐵礦石經過高爐冶煉生成含碳量不同的生鐵,生鐵經過粗加工后,成為強度硬度、耐腐蝕性和耐磨性更好的粗鋼。

2000-2013年,中國生鐵產量快速增長。2009年,中國在全球生鐵產量的占比達到57%,此后占比一直六成以上。

中國生鐵產量從2000年的1.31億噸,已增長到2018年的7億噸。

20年前,中國煉鋼(以及生產生鐵)以國產礦為主。隨著中國鋼鐵產量不斷增長,進口礦的使用比例不斷提高。

2018年,中國進口了約10.38億噸鐵礦石,其中八成以上來自澳大利亞和巴西。

“國內鐵礦投資一直未跟上,國際礦山投資速度也起起伏伏。最終,今年幾千萬噸的鐵礦石供應波動,就對市場造成了這么大的影響。”何文波說。

他還指出,長期以來,中國鋼企和國際礦山企業間有著良好的合作關系,但上下游貿易過程中的利益分配長期失衡,主流國際礦山公司利潤率常年在40%左右波動,個別企業利潤率高達約50%。

主流國際礦山公司主要指的是必和必拓、力拓、FMG和淡水河谷。

何文波認為,利益分配失衡始終是擺在面前的課題,長期看不可持續。

中國鋼鐵工業的發展趨勢,也將影響國際礦山的產品調整。未來,中國鋼鐵行業向綠色化、設備大型化發展,布局則偏向沿海。

截至2018年底,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告的256家規范鋼企中,擁有1000立方米及以上高爐425座、100噸及以上轉爐403座。

其中,首鋼京唐有5500立方米高爐、沙鋼有5800立方米高爐、寶鋼湛江有5050立方米高爐、山鋼日照有5100立方米高爐;鞍鋼鲅魚圈等企業有20多座4000立方米級的大型高爐,裝備大型化趨勢明顯。

此外,何文波稱,由于“地條鋼”被全面取締,鋼材質量水平得到整體提升,高強度高性能鋼材生產和應用比例不斷提高。一批影響大的產能布局調整項目得以實施,臨海靠港型、臨近市場型產業布局逐步優化。

“這些變化對鐵礦石、焦炭等原料供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如大型高爐需要穩定的精料,鐵礦石品位要高、有害元素含量要低。這些都需要上游礦山企業進行調整和適應。”何文波說。


必中计划官网